建筑工程合同纠纷:单方解除合同时合同价款如

2020-02-26 20:14 来源:未知

合同签订后,奥耐唐恺按约定缴纳了保证金并进行施工。但盛天农科未按进度支付工程款,经多次催要无果,奥耐唐恺提起诉讼。

本案合同系隆豪公司单方面解除合同,不适用合同法协议解除的规定;本案也不适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法定解除情形。法定解除的事由,主要是指因不可抗力或一方违约致使合同履行成为不必要、不可能,合同目的无法实现。

目前此案已于2018年11月9日在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目前并无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委托青海省规划设计研究院工程造价咨询部(以下简称规划研究院咨询部)对方升公司承建的青海省海南藏文化产业创意园广场已完工程造价和方升公司应当施工但未施工部分工程项目合同价款进行了鉴定。以上已完工程项目鉴定价格合计32723973.82元。方升公司应当施工但未施工部分工程项目合同价款为21446706.70元。

同时约定,合同签订后 60 日内盛天农科需支付合同总价的一半5491万元作为工程款。奥耐唐恺在进场前向盛天农科支付施工500万元,在盛天农科支付第一笔工程款时需将保证金退回。

经计算,采用第一种方式计算得出工程款比合同约定的工程款少900多万,如采用该结果会导致隆豪公司因违约解除合同反而少支付900多万工程示,不利于诚信原则;如采用第二种方式计算得出工程款比合同约定的工程款多1400多万元,如采用该结果会导致隆豪公司将会比合同约定价款多支付1400多万元,对隆豪公司也不公平。采用第三种方式计价,得出工程款与合同约定的工程款相差不大,较符合当事人的真实意思。

挖贝网讯

一审法院委托甘肃土木工程科学研究院对工程质量进行鉴定,同时对维修费用进行鉴定,结果是因工程质量问题导致的维修费用约248000元。

奥耐唐恺与盛天农科于2017年8月29日签署了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盛天农科将位于西宁市大通县塔尔镇盛天农业园区的工程承包给奥耐唐恺,合同价款为 1.09亿元。

2、在建筑施工合同中,对承包方来说,其最主要义务就是工程质量必须合格且工期不存在重大过错即可,对发包方来说,其最主要义务就是及时支付工程价款。如发生违约行为,则应承担违约责任。

11月16日消息,瑞奥电气(833106)的全资子公司西安奥耐唐恺电气有限公司因未能收到工程尾款1436万元,将青海盛天农科开发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欠款金额占2018上半年营收的1/4。

综上,隆豪公司单方解除合同且未按照约定时间支付相应工程款,属于对合同义务的严重违反,构成了根本违约。

奥耐唐恺要求,依法解除与盛天农科的工程合同并支付工程款1436万元及违约金500万元,并承担相应利息及违约金。

司法实践中大致有三种方法:一是以合同约定总价与全部工程预算总价的比值作为下浮比例,再以该比例乘以已完工程预算价格进行计价;二是已完施工工期与全部应完施工工期的比值作为计价系数,再以该系数乘以合同约定总价进行计价;三是依据政府部门发布的定额进行计价。

据瑞奥电气2018半显示,瑞奥电气上半年营业收入5497.7万元,净利润630万元。

第二,就方升公司履行合同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约而言。

本案中,在距竣工日期尚有三个多月时,隆豪公司即解除了与方升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此时对于已完工程要求全部达到“一次交验合格”,对于方升公司而言不公。方升公司施工的基础和主体工程通过了验收,在没有证据证明方升公司已经完成的工程项目质量不合格的情况下,应当认定其已完工程质量合格。

手机版官网,2012年6月28日,隆豪公司与四川省鸿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盛实业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包工包料的方式,将方升公司未完成的全部工程发包给鸿盛实业公司施工。

如开工日期以《开工报告》为准,相应地竣工日期至少也应以《开工报告》载明的2012年10月1日为准。在双方2011年6月29日才确定图约内容及变更设计等情况发生时,隆豪公司认为,方升公司存在故意拖延工期为由在2012年6月25日单方面解除合同。理由不成立。

二、关于案涉合同工程价款应当如何确定的问题。

第三,就隆豪公司履行合同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约而言。

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合同价款采用按约定建筑面积量价合一计取固定总价,作为承包人的方升公司,其实现合同目的、获取利益的前提是完成全部工程。因此,本案的计价方式,贯彻了工程地下部分、结构施工和安装装修三个阶段,即三个形象进度的综合平衡的报价原则。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萄京棋牌官网发布于电源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建筑工程合同纠纷:单方解除合同时合同价款如